lc8樂橙遊戲注冊/《蒹葭》有感

愛情,是世間最高深莫測的東西。思之如狂的心境,與子偕老的美麗,遂引人顛沛流離,于漫長人世啜飲滿杯。“蒹葭萋萋,白露未晞”。城傾流年逝,佳人老去,愛情仍在這世間袅袅婷婷,若即若離。
——題記
“所謂文學經典,無非是對個體生命情感體驗最爲真實,最爲本質也最爲獨特的一種詩化表達。”因爲經典如《蒹葭》,所以盡管它風塵滿面,卻難掩生命的光芒。“它不是死的文字,而是活的思想與情感。”這便是身爲現代人的lc8樂橙遊戲注冊重新捧讀《蒹葭》的動力和意義。
少年讀《蒹葭》,愛它的婉轉美好,宛若青澀不可實現的情懷與夢境;
青年讀《蒹葭》,愛它的憾而不傷,一如曾經沉溺而不得的感情;
中年讀《蒹葭》,愛它的詩意放曠,寫盡人生無處不在的喪失卻無悔;
老年讀《蒹葭》,愛它的淡然荼蘼,往事如煙,逝去的終不顧,感慨萬千。
人類有一個劣根性,畢生追求擁有,但對那些輕易得到的置之棄履,最耿耿于懷的卻是那在水一方,求之不得的東西。《蒹葭》有這樣的力量,讓每個人從中撿拾自己的眼淚,用詩意面對感情的失卻,並獲得慰藉。
《蒹葭》描繪了一場浪漫悠久的尋找。這是一場迷失卻又堅定的旅程,尋找心的故鄉。待最後,佳人如夢不可考,尋找成了唯一。誰也不知道,他所尋伊人是何,只道那時秋風細潤,蘆葦搖曳,那個孤獨的追尋者,正一如既往在苦苦地穿梭。
穿梭,向蘆葦深處漫溯,沒有方向的溯遊。“溯洄從之,道阻且長。溯遊從之,宛在水中央。”分明似近在咫尺,轉瞬便如流光從眼前不見。他在白茫茫的蘆葦叢中踽踽前行,他在恍惚裏徘徊不定。那伊人似花非花,如霧非霧,有時在水一方,仿佛只跨越一步便可靠近,俟其接近,佳人又遠在水之濱,不可停息,呼喚在耳畔響起……
空靈意境不得不讓人歎服,他在這樣若即若離中尋找,只是尋找,沒有停止,沒有悲哀,仿若時過境遷已千年,一生終了。《人間詞話》中有一言:“《詩蒹葭》一篇,最得風人深致。”這種風致,難以言說,只有曾經尋找過的人才能恍然大悟。世間諸多癡男怨女,卻被人苦口婆心勸導,不要去追逐那些缥缈的得不到的,要緊緊握住手中真實的幸福。但是,所有人都知道,有些尋找是永遠不可能放棄的。真實的不一定是最想要的,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。
愛情,于此時的我們過于遙遠,只可遠觀不可亵玩。春花秋月,煙視媚行,我們在霧裏看花,看不清內裏的悲喜交加,但卻從《蒹葭》中明白愛情沒有平淡,只是歲月靜好,那種求而不得的溫暖,會讓人迷失在其魔力,從而進行“不切實際”的追逐。生活,于物質中升華的節逐,奏響每日繁忙的勞作。日日行走于世間的我們追逐著的“伊人”是夢想。目標是心中的欲望,方會持之以恒,像詩人那般即便失去正確航向,也選擇心中那股迷戀,堅定走下去,在失望中努力著,用汗水淚水拼命追逐著,縱然時光將我們渡涉萬水千山,終不悔當年節逐。
有些夢想,即使不可求,但我們仍會苦苦尋找,世間太多迷惑,尋找的意義之一也是讓我們固守心房,守護好心中的堅持,勇敢又執著的走下去。因爲那種渴望,會爲無奈的生命增添亮色,那種堅持,會讓我們即便惘然卻不沉溺于失望與麻木的苦海不得解脫。
尋夢,尋找,只要你認爲值得並迷戀的東西,便去追逐,那過程一定是一生中最精彩的時光。 

我想,這個世界上任何人,都不會像姥爺一樣疼我了,姥爺對我,簡直可以說是溺愛。
小時候的我特別淘氣,姥爺背著我,我也不肯安分,總是尋找一切機會來搞破壞。這不,我看見姥爺穿的背心上漏了一個小洞洞,于是,小手指伸進了洞裏摳著,然後,順著衣服布的紋路,往下一拉,一條好好的背心就被從後面撕成了兩半,姥爺不但沒有生氣,反而抱著我笑得很開心,只是在回家後跟我媽說:“陪我條背心啊,你閨女把我背心撕壞了。”
畢竟是小孩子,骨子裏就有不安分的東西,兩個小孩在一起難免打架,只是那時候,我總是被要求謙讓、大度,所以當小弟打我的時候,我從來都不還手,明明打起來不論是身高還是體格,小弟都不是我的對手,但我還是不還手。唯一的一次打他,是因爲姥爺看不過我總是“挨欺負”,總是被打,實在是心疼了,就告訴我:“你打他,下次他要是再打你你就還手,別怕他,要是打不過找姥爺來。”于是在我又一次與小弟爭執起來的時候,一手甩過去,小弟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,老姨見狀,抱起小弟就回家了。他們走後,姥爺又把我抱起來,眉毛胡子都跟著笑:“對!下次就這樣,可不能挨欺負。”後來媽媽說:“你姥爺可真是偏心,一個是親外孫女,那個是親外孫呢,他都向著你。”
姥爺是很向著我,包括在我闖禍的時候。小時候淘氣,結果被我爸打了一頓,老子打孩子,天經地義,結果我姥爺也不分青紅皂白,把我爸打了一頓,還把我爸給打哭了。從此以後,我姥爺就不放心,老是貓在門後面看著我爸,怕我爸打我,然後我就可以在屋裏盡情的淘氣。我把姥爺家雪白雪白的牆壁用各種顔色的筆畫的花裏胡哨,到最後四面牆壁沒一塊幹淨地方,姥爺也不說我,一句也不說,有時候,還和我一起畫。在姥爺眼裏,我開心,他就比我都開心;誰要打我,他能拼上老命。
姥爺有三個孫女外孫女,還有一個外孫子,沒見他像疼我那麽疼誰。後來,姥爺又結婚了,娶那個老太太時他竟然以我爲條件,前提是她必須能接受我,必須能帶我,這樣才能娶她進門。如果他是我爸爸,提出這樣的要求並不過分,甚至是應該,但他只是我的姥爺,他的兒女都已成家,只要他喜歡甚至可以不考慮任何人。那時候,由于姥姥死的早,姥爺已經單身過了幾十年了,快七十歲才能有個老伴,卻爲了我不惜告吹。
那個老太太進門幾天,就說話不算話,拒絕帶我,姥爺舍不得我,但是又不能把剛娶進來的媳婦攆出去,進退兩難。媽媽把我帶走了,一年,我都沒去過姥爺家。後來姥爺就病了,腦血栓,很嚴重。我再見到他的時候,他都已經不能說話了,可是當我站在他的病床前,輕輕叫他姥爺的時候,我清清楚楚地聽見他叫我名字,他真的叫我了。後來,姥爺輾轉病榻一年,就離開了我,那年我七歲。
其實姥爺一直是個公私分明的人,一直是廠裏的勞模,是幹部,把四個子女都教的知信明理,所以我也無法理解他對我的溺愛,真的是沒有一點理可講。
姥爺去死後,媽媽整理他的遺物,收拾他的被我畫花的房子,在冰箱裏發現了一瓶過期的腐乳,那是我愛吃的,那是我最後一次去他家的時候想吃,姥爺冒著雨下去給我買的。放了整整一年,早都過期了,不知姥爺是不是盼著我再去,給lc8樂橙遊戲注冊留著的……    

2001